外送服务撞出来的不止雇佣问题!隐藏的未爆弹跟未来该如何应对?

外送行业的发展历程

外送并非近年才开始萌芽,早在1980年代,必胜客便专营披萨外送,随後达美乐、拿坡里等连锁披萨也开始进入外送市场,当时的外送策略,除了可提高消费者时间效率之外,最重要在於扩张实体店客群范围。

到2006年以後,开始有专门从事外送服务业者,分为实体车队和网站平台两种模式,提供的服务有快递送货、代购、代排等项目,随者互联网进入行动服务时代,订餐方式由电话、网站、发展到目前的App应用,并在2012年以後,Foodpanda、Uber Eats、honestbee等数家平台雨後春笋冒出,也促使外送商机更加蓬勃发展。

外送潮流引发的恶性循环

外送平台对消费的影响,就是以物流取代人流,把消费者内用或外带行为取代,传统店家即使已有外送服务,但通常要达到一个消费水平,外送平台则增加运费选项,扩大外送的价格范围,达到外包分工目的。

从外送风潮崛起的景象观察,内用的客户已逐渐被外送吸走,当物流取代人流之际,人潮逐渐不再汇流商圈,这样的情形发展下去,可预见实体店商机将持续下降,许多店家私下抱怨,随着与平台合作时间越久,过去内用比外带的顾客多,如今已变成外送顾客为主,在无法力挽内用顾客衰退的情况,店家也只能默默依循现状跟进。

外送合作的店家每天出餐量虽然大幅增加,但扣掉给付平台三成抽成,实质获利却没有相对成长,当平台纷纷祭出免运费大战,因而催化更多外送客群,造成对街的顾客也改为外送,而且平台推出的外带自取功能,无疑让剥一层皮的店家多做白工又无法赚大钱。

对於外送平台而言,市场竞争者众且平台不易做出差异,消费者多是哪里便宜哪里去,所以烧钱补贴成为竞争手段,而平台不仅要付给外送员报酬,尚需负担庞大行销成本,致使绝大部分平台处於亏损状态。以外送员来说,在承揽之名没有福利保障下,要追求时间效率且高风险长时工作,才有充裕的所得维持生计,颇有拿命赚钱的意味,所以几乎没有长期投入的打算。目前外送市场持续呈现恶性循环,预测将可能造成店家、平台与外送员三输的结果。

共享模式的问题与隐忧

对於外送平台的创新来说,其实是穿着媒合平台的衣裳,骨子里做的是实质物流的生意,虽然我们不该限制新的营业模式,也不该扼杀人力共享经济存在空间。但创新目的应该是促进民众福祉,以及活络经济发展为前提,不应让店家与外送员成为血汗的结局,也不应让资本消耗过激风潮,造成朝向宅经济倾斜的负面效应,埋下实体商机衰落的伏笔,进而也引发其他问题,例如,就业人口流向非正规雇用,外送物流常在尖峰时刻造成交通壅塞,道路安全面临考验等。

基於促进外送行业良性发展,劳动部为此判定外送员应给予劳基法保障,虽然已经解决了部分问题,於此之际,对於共享平台的发展,不得不深思一套应变办法,以防范全民一次次地承担此社会成本。

共享平台的发展方向

放眼食衣住行各业多已微利化,媒合平台并无多少利润空间,对於平台利润失衡与竞争引发的问题,解决之道则需进一步的创新的思维,延伸另一种服务媒合机制,方能根本解决问题,鉴於互联网现有服务结构得知,搜寻引擎的合作互利机制,可以为此带来一线曙光

运用「羊毛出在狗身上,猪来买单」模式,以大数据、关键字广告、曝光推广等服务获利,搜寻媒合便无需收取任何费用,不仅可以促进各行业资讯更加活络,外送平台也可以回归物流本业,以及正常的市场机制,避免媒合操弄与成本转嫁的恶性循环。

值此行动物联网时代,着重於以用户为中心的任何位置,提供更便利智能的服务资讯,未来亟需发展类似云端搜寻引擎服务,以搜寻实体世界各种服务,目前业界已有相应方案正在布局,例如「亚马逊」整合物联网App的智能语音服务,「Google」整合定点与移动服务的地图搜寻系统,以及「大千搜寻」以云端资源虚实整合的实体搜寻引擎等,虽然切入的方法不同,但目标都是成为物联网服务汇集中心,若未来一站式平台方案发展成形,物联网共享经济服务架构便可更为完备,如同过去云端搜寻引擎促进互联网蓬勃发展,将推动物联网服务与商机的全面扩展。

责任编辑:陈建钧

《》长期徵稿,针对时事科技议题,需要您的独特观点,欢迎各类专业人士来稿一起交流。,文长至少800字,请附上个人100字内简介,文章若采用将经编辑润饰,如需改标会与您讨论。

(观点文章呈现多元意见,不代表《》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