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想成为一个VC

一年前我们Hardware Club的第一档基金完成第一个closing,金额为两千五百万欧元,现在随着基金正进行第二个closing,累计总金额将超过最初预定募资目标,一路奋斗的感受渐渐涌上心头。

我们启动Hardware Club是三年半前的事情,三年半来我们的私人社群从十家新创成长到超过四百家,投资的新创则超过二十家,我自己一直觉得有机会与有远见、精力、斗志和野心的创业家一起工作,是这份工作最大的回报。

除了创业家,我也遇过相当多人跟我联络,想知道如何进入VC这行。这些询问的确有少数伴随着真诚热情的眼神,但坦白说大多是抱着「没有就算了」的心态的随口问问,有些甚至有点让人无法理解的颐指气使。

不管是什麽样的人问我,我的答案一直都只有一个:「去募集你自己的基金,你就可以当VC。」

多数人对於我这个答案都感到诧异,搞不好还想说:「啊!如果我自己募基金,我干嘛还来问你?」毕竟在一般人想像中,VC的工作就是见见新创,啦咧一下,顶多看看财务报表,做点市场分析,最後再选自己最喜欢的新创投资,或者推荐合夥人投资,就搞定了。至於基金募资,那是合夥人的事情,自己打算从Associate的工作开始做起,应该是会看自己的产业经验或金融专业来决定聘用吧?

这样的想法很直觉,但与事实有很大的出入,不信的话只消前往一些知名风险资本管理公司的网站看一下团队网页就会知道。

首先,大家应该注意到,列在网站上的团队成员多半人数不多,并非因为网站没有完全揭露,大部分的风险资本管理公司都会把整个公司的成员列在网站上,我甚至有看过有些网站连Office Manager(其实就是办公室助理)都列在团队清单上,照片里金发碧眼地绽放着微笑。

事实上,和投资银行或者私募基金不同,风险资本管理公司的团队多半不大,而且如果仔细看职称,可以看到合夥人几乎占了公司团队的绝大部分,就算有Associate或是Principal(这个职位在私募基金很多,但在风险资本比较少见)的职位,他们的人数也往往比合夥人少,几乎每间公司的团队看起来都头重脚轻的感觉。而且许多招聘有Associate的公司都会明文定义Associate在工作三年後必须辞职,并且被鼓励自己去创业或者成立自己的风险资本管理公司。就算没有这样的明文规定,Associate或Principal升为合夥人的机会微乎其微,我甚至曾经看过一间洛杉矶的风险资本管理公司,因为破例把一个Principal升为合夥人,特地写一篇部落格公开解释为什麽这位Principal值得他们破例。

事实上如果基金规模不大,很多风险资本管理公司甚至只有合夥人,没有其他功能性的职位,他们可以把基金的行政工作外包给专业的代管公司,有时候甚至连财报都是给这些公司负责,合夥人们则专心寻找新创、做投资决定以及执行投後管理。

换句话说,风险资本的世界里只有一种职位是真的VC工作,就是既负责投资也负责募资的合夥人。所以我才说:「去募集你自己的基金,你就可以当VC。」

不信吗?曾经和黛咪‧摩尔谈过轰轰烈烈恋爱的前知名男演员艾希顿‧库奇,现在就是自己共同创办的风险资本管理公司A-Grade Investments和Sound Ventures的管理合夥人,同时管理着多支基金。

要注意的是,我举艾希顿‧库奇的例子并不是反讽——刚好相反,这位有着阳光笑容的帅哥的投资组合回报率在这几年痛电许多矽谷的老店,他投资的六十多间公司中包含了知名新创Foursquare和Airbnb等,多数风险资本家都会对於他的投资组合和基金表现垂涎三尺。

艾希顿‧库奇不管在投资或者基金管理上,都是货真价实的专业VC。

「如果你连自己的基金都募不到,凭什麽当VC?」如果我是创业家,在跟没有募过基金的VC提案和争取投资时,心里一定会有这样的OS。

我在许多专栏文章都提到过,真正的VC和创业家其实是同一种动物:我们都着迷於从零到一的冒险过程,我们都得说服别人把资本交给我们应用,我们都得说服别人把他们的职业生涯交给我们,我们都得忍受一大堆的「No」才能换到一句「Yes」,我们永远都有着比别人更严重的冒名者症候群(impostor syndrome)……等。

如果一个VC没有一定程度的创业家性格和特质,我们很难想像他可以持续挖掘出优秀的创业家进行投资。但除非已经创业成功(或者失败)过,一般人很难去揣摩自己是否有创业家性格和特质,是否能够胜任VC的工作,因此唯一的客观检验方式就变成募资:「去募集你自己的基金,你就可以当VC。」

尤其是第一支基金,任何有过募集自己第一支基金经验的VC,都会告诉你募集第一支基金的难度比新创募资难多了。因为金融机构在内规上多半无法投资首次募资、还没有真正track record的管理公司;富豪创业家则偏好直接投资新创,尤其面对没有也自己创业成为亿万富豪的VC,「你是哪根葱?要帮我管钱?」的反应非常自然;剩下的可能投资人中,大企业内部程序繁琐迟缓,不小心还会被卷入政治斗争;家族办公室比较友善,但这方面就完全得靠人脉网络了⋯⋯。

综合以上总总,募集第一支基金的难度之高,一位知名的新锐VC甚至曾经在他的部落格文章上给出一个数字,说募第一只基金比初次创业家第一次募资还要难上10倍!照他这不负责任演算法,我们Hardware Club去年募得的两千五百万欧元基金额度,其难度相当於新创募两亿五千万欧元的募资轮——当然,我们仍然只有两千五百万欧元可以投资,募得两亿五千万欧元的新创则可以紮紮实实地运用两亿五千万。

诚然,有些VC第一次募资就轻松达标五千万或甚至一亿美元,但是这些人如果不是成功或知名的前创业家,就是曾经在谷歌或者脸书高速成长时期担任过高级干部之类的,当然还有一些是富二代——有时候当事人自己根本没打算开投资公司,也都会被心急小孩前程的有钱爸妈拿着白花花的钞票赶鸭子上架。

到头来除非自己也经历过募资的挑战,一个VC不可能理解创业家在募资过程的挣扎和奋斗,也很难识破其实募不了资金的创业家。

有一次在跟一位创业家聊天时,他跟我抱怨为了募两百万美元的种子轮,他联络了最少不下二十家风险资本管理公司,但是最终都没下文。一般我听到这种话就会光速逃,但因为我还满欣赏这位先生的工程专业,打算劝说他加入我们投资的公司担任技术长,我就打开了我的笔电,找到一个试算表档案打开後,顺手拿了一张A4纸遮住萤幕大半,然後整个笔电转过去给他看——那是我们募集基金时总共接触过的可能LP清单,以及各自的可能投资金额范围以及关键决策者名字,试算表的列数一直向下卷到第100列还没卷完,他就知道我的意思了。

能够成功募资的才是真正的VC,和真正的创业家过招时也才更能惺惺相惜,也才能够提高投资成功的机率。

而且天晓得,搞不好在奋力募资的过程中,让接触过的风险资本家大为欣赏,乾脆拉你带枪投靠,加入他们成为合夥人也说不定⋯⋯。

本文由杨建铭授权转载自其风传媒专栏。

《》长期徵稿,针对时事科技议题,需要您的独特观点,欢迎各类专业人士来稿一起交流。,文长至少800字,请附上个人100字内简介,文章若采用将经编辑润饰,如需改标会与您讨论。

(观点文章呈现多元意见,不代表《》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