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风波:丑陋的科技人

依稀记得,敝人刚开始接触程式设计的时候,是达康泡沫的巅峰。当时,科技业仍是学术界和少数技术爱好者的後花园,尚未与主流经济接轨。

但是也因为如此,许多科技人背景、个性单纯,也因而自认脱俗、有别於传统企业文化的铜臭贪婪,自然而然养成了点孤高自许的态势。

如今,科技业已经与主流经济密切结合,不管是民生食衣住行,还是企业运算、工业自动化,都离不开科技业。在美国,高科技业雇用超过12%的人力,但是却占整体经济产出的23%。

然而,科技产业壮大後,过去传统企业文化的贪婪、官僚、歧视等病徵,也一一浮现。

前些年,美国有一性骚扰的爆料波,不管是知名演员Bill Cosby、知名脱口秀主CK Louis还是美国喜剧演员转参议员的Al Franken都无一幸免。民主党籍的Al Franken还因此辞去美国参议员职位。

而这次或许让一些象牙塔中的科技人有些惊讶,那就是科技业也因此点燃了爆料风潮,科技业的性别歧视和性骚扰案件逐渐浮现。不管是女员工被骚扰、女创办人被创投管理者吃豆腐,都开始被仔细检视。

以下是一些过去四五年,美国科技业爆发的一些性骚扰控诉事件(有部分已还当事人清白)。

Shark Tank

许多科技人应该都对Shark Tank这节目不陌生,而其裁判之一Chris Sacca被爆出曾在一公开场合未经许可碰触一位女性投资人Susan Wu的脸颊,使其不悦。事後,Chris离开了Shark Tank,也对外公开道歉。

Techcrunch

Techcrunch创办人Michael Arrington是科技业出了名的火爆浪子,而其也是美国科技业的性骚扰风暴爆出的焦点。虽然整件事情指向乌龙事件,但是在2012年後却鼓励了更多的女性科技人站出来举发性侵事件。

Michael的前女友Jennifer Allen指控Michael常对其动粗、甚至违反性自主。但是经过一两年的隔空交火,两人都撤回了告诉,整件事情不了了之。

500 Startups

去年一起大新闻,就是知名加速器500 Startups创办人Dave McClure被踢爆对求职者Sarah Kunst(现为投资人)发脸书讯息「I was getting confused figuring out whether to hire you or hit on you.」骚扰,引发公关危机,最後选择离开500。

Sofi

Sofi是Lending Club和Propser以外的一大P2P借贷平台,其CEO Michael Cagney也因为性骚扰事件而辞职。

Uber

Uber总裁Travis Kalanick虽然自身没有被爆出任何性骚扰或是性侵案件,但是其在外曾多次发表歧视女性意味的言论。而其也在Uber公司内部深陷性骚扰公关危机时,被董事会逼宫辞职。

Square

Square的前营运长Keith Rabois在面临性骚扰指控时离开了公司,事後证据指向控诉者与其属正常交往,可能是乌龙事件。

短结

在Inc.杂志上,Minda Zetlin发表的一封公开信里面提到了所谓的「Masters of the Universe Problem」(宇宙之神的问题)。

用白话文解释,就是当一人权力太大,就很容易滥用权力来满足自己的私慾。科技业的大老们并非没有良知,但是就跟其他产业一样,当一人的权力足以呼风唤雨,谁也不能保证不会越界。

事实可证,科技人不可能再用过去自命清高的态度去检视自己,而要正面应对科技业壮大後对社会和职场的影响。

《》长期徵稿,针对时事科技议题,需要您的独特观点,欢迎各类专业人士来稿一起交流。,文长至少800字,请附上个人100字内简介,文章若采用将经编辑润饰,如需改标会与您讨论。

(观点文章呈现多元意见,不代表《》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