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飞经济的启示:Free is not cool

刚刚在Netflix(网飞)上看完第一集的《闇》(Dark)影集。我基本上很怕看影集,因为看过《纸牌屋》(House of Cards)及《权力游戏》(Game of Thrones)後,我答应自己不再花太多时间看影集,而且很不喜欢自己因为任何事而执迷失控的感觉。去电影院看电影仍是我与Ming的主要...
更多内容

#不客气了!NIKE洞察出你心中的什麽?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不管在线上还是线下都有不小曝光量的NIKE的8月行销活动「#不客气了」?NIKE是愿意投入大量资源做品牌理念行销的龙头产商之一,而他们的行销活动「在地化」的细腻度也相当不错,满值得大家好好品味一下。 我想从三个部分来谈谈NIKE的这波行销活动: 1. 「#不客气了」这个Cam...
更多内容

误踩网红发案之雷区?事先判断这几招

四年前,一位对社交平台很熟悉的前辈在分享会中,提到几个数位行销的趋势,其中一样写「与KOL的合作日增」,我直接问他KOL什麽意思?他说Key Opinion Leader「关键意见领袖」,就是对网路上有影响力的人,我心想,不就「网红」吗?干嘛用这麽艰涩的专用缩写。 没想到,去年开始我就是网红KOL发...
更多内容

学习专案管理的基本思维

这些年来,许多学习专案管理的朋友,在初学专案管理时都一头栽入专案管理工具与框架,却未曾了解更源头的问题,包含: 「为什麽需要学专案管理?」 「专案管理能解决什麽问题?」 「专案管理不能解决什麽问题?」 「为什麽案子总是做不好?」 「怎麽样才能做好一个案子?」 在学习一门知识时,我建议大家必须先从问题...
更多内容

从仆人到夥伴:迈向人机合作的新时代

随着AI浪潮的强势来袭,电脑自我学习的能力大幅提升,顺势引发了大家对人工智慧强烈的期待与疑虑。在此同时,这正也意味着以AI作为决策核心的机器人将会有个升级版的大脑,以往凡事都以人类指令作为准则的机器人,一旦有了学习与思考的能力,那它与人类的关系会不会有所改变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先来看看机...
更多内容

从LINE Pay发红包活动谈如何做病毒式扩散

Line Pay今天推出一个活动,我觉得这利用社群扩散的手法真的是太厉害了,一定要来介绍一下! 这是活动网页: 简单地说,只要你用Line Pay转帐给好友(必须要先成为对方好友才行),就能抽Line额外给的红包,目前看到的最小中奖金额是6元,最高金额是1000元。 这件事厉害在哪里呢? 根据台湾的...
更多内容

IGTV推出以後,拍摄直立式影片要注意的4个重点

Instagram发展至今,每个月已经有超过10亿的活跃用户,这个数字也代表直立式的影片,也至少有10亿的潜在观众是熟悉直立式的内容呈现方式,再加上IGTV的推出,Instagram认为人类的观看内容习惯在改变,从原本的横向式阅读改为直立式。 内容创作者也必须与时俱进,提供新型态的影片视角,所以如果...
更多内容

游戏里重见天日的纳粹记号

纳粹记号不仅在遥远的德国,在台湾也曾引发争议,例如之前某高中就使用了纳粹扮装而引起争议。德国以《刑法》明文「不得以任何形式对纳粹时期的施政与行为表现出赞同、反对或为其辩护」,纳粹记号更不得出现在一般娱乐通俗作品之中,必须进行视觉修改。但最近德国解除了明文於德国《刑法》中,游戏与娱乐产品不得出现纳粹符...
更多内容

Facebook不是媒体的朋友!传统媒体与数位媒体的对决

前一阵子,《Monocle》杂志创办人泰勒.布鲁尔(Tyler Brûlé)邀请我与Ming去香港参与他们举办的2018年Mini Media Summit(注1),主要是讨论「到底纸本杂志能否赚钱?」Tyler举了许多实例,证明影像杂志设计、面对面的访谈及专题故事编辑仍然非常重要,在目前数位自媒体...
更多内容

雾运算与分散式帐本的携手落地

自从读了好朋友王建兴在ITHOME写的这篇文章後,一直在脑海中徘徊着里面的内容。 <雾端计算崛起,腾云驾雾的新时代> 在「雾是更贴近地面的云」这句话里,「云」是在高高的天空中,象徵接着位在网路中心的计算资源,代表的是计算资源的集中化。「地面」代表的则是 用户所处的网路末端,因此,更贴近地面的意思,就...
更多内容

从张忠谋「投资重於创新」理论看台湾IC设计业是否败象已现?

九月初,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出席「IC 60 大师论坛」发表开场演讲,他回顾过去60年半导体产业的十大创新技术,指出过去发明重要技术的公司,不一定是最後获利最大的企业;此外,他也指出目前仍在演化的六个创新方向,并勉励台湾在晶圆代工的创新後,可以在下一个六十年续领风骚。 张忠谋的「投资重於创新」理论 张...
更多内容

忘掉PMF,关键在订价能力!

在精实新创的年代,风险资本家和创业家们最喜欢挂在嘴边的热门关键字之一,是所谓的 产品市场契合(PMF,product-market fit)。 讲久了讲多了听起来就很炫,而且因为子音很多讲快一点舌头还会打结,但翻译成白话文没啥了不起,基本上就是「有没有够多人愿意用你订的价钱买你的产品或服务」——这是...
更多内容